瓶子里的大青虫

[魏叶] 迎风布阵

六条谦槿 , #:

* 一发完结


唤回沉淀的梦,心竟还振动,泰然迎着风在星辰下吟咏。时光禁咒,不再是牢笼。


                                                             ——《荣耀为名》


 


 


“瞧瞧,今晚那场比赛你们看了吧?就是那个蓝雨打嘉世的,那个叫什么黄少天的,那还是老夫一手带大的你知道吗?那个叫嘉世的,啧啧,想当年也是被我虐的到处找……”网吧里,一个胡子唏嘘,叼着烟的男人一边打着游戏,一边对身旁的几人道。


“切,老魏你就吹吧。”男人还没说完,就被人打断了。


“我靠,老夫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是吹牛的!就是那个叫什么叶秋的,当年见到我都要退避三舍礼让三分……”魏琛撇撇嘴,继续道。


“你得了吧,谁不知道嘉世三连冠啊?”又有人道。


“呵!那是因为老夫让着他们……”魏琛道。


“不过说真的,那个叫叶秋的真有这么厉害?”又有一人道。他玩荣耀玩的晚,虽然知道嘉世三连冠的辉煌战绩,可最近嘉世的成绩实在是有点惨不忍睹,于是便问了起来。


“你懂个屁!叶秋的厉害你们这群水平不够的怎么懂!要老夫说!巅峰时期的叶修,打现在的周泽楷完全不是问题!放老夫这种专业人士的眼里!基本可以断言胜率肯定还要高上一些!现在打不好是因为嘉世人心涣散!你们不懂不要瞎说。”魏琛拍了拍桌,反驳道。


“你很喜欢叶修?”有人疑惑道,魏琛可挺少这么夸人的。


“不,叶修就是一坨狗屎。”魏琛叼烟答道。


“那你他妈这么激动干屁啊……咦,公会有新公告。”有人说道。


于是魏琛便就把目光移到了电脑上。


蓝溪阁公会的公告,是一条悬赏。


悬赏毁人不倦和君莫笑的。


“论坛上不是说取消悬赏了吗,怎么公会里发出来了……哟呵!有钱拿啊!”刚才说有公告的那人道。


“五百呢!不错啊这报酬。说起来,这个君莫笑最近不就被谣传是叶秋吗?”有人说道,转头看向了魏琛。


“管他是不是呢!有钱不赚白不赚啊!走!蹲人去!”魏琛将嘴里的烟拿下,粗暴地碾在了桌上,一边说着,另一边却在心里开始骂了起来。


玩散人能玩成这样的,除了叶秋这混蛋还能有谁啊?突然就退役了,给老夫抓到了,不得问个明白来,老夫就把名字倒过来写……


不过,这混蛋能认得老夫么?魏琛一边扯着嗓子指挥着身边的人在各自坐标蹲好,一边想到。


 


 


 


“我操啊!操操操操操操!”魏琛咬牙切齿地点开QQ,点开了和叶修的聊天记录。


虽然叶修一眼就认出自己是谁,魏琛还是很高兴的,但尼玛的,这一爆装备就爆了死亡之手这事可就不能忍了啊,虽然魏琛知道叶修不会真不还了什么的,但是他可以肯定,以叶修的没下限,肯定少不了一番作弄。


“你废话那么多干什么!赶紧把老夫的死亡之手还来!”见叶修没完没了地在那跟自己扯皮,一会儿冠军梦一会儿理想的,魏琛怒道。


“我废话这么多,只是想问问你,哥们组战队,拿冠军,你来不?”叶修回到。


“他妈的!你把死亡之手还给老夫就行。”魏琛道。


于是叶修又开始扯皮了。


魏琛一边噼里啪啦地打着字跟叶修吵着,一边却又忍不住心动了起来。


组战队,白手起家,拿冠军。


这几个字,对于魏琛来说太有吸引力了。


他爱荣耀,这件事无可厚非,否则他也不会退役这么久了,还是没日没夜地在荣耀里厮混,甚至还自己搞了一件银武出来。


那可是梦想啊!冠军什么的。魏琛叼着烟唏嘘。


虽然是有点遥不可及的梦想。


“犹豫什么呢?在你职业生涯的晚年来个冠军,跟哥一起,踏上荣耀巅峰,你想象一下,不爽吗?”叶修在这时候发了一条消息过来。


魏琛有些愣神地看着这句话。


踏上荣耀巅峰。


和叶修一起。


这两句话,魏琛都不知道哪句对他来说更有吸引力了。


虽然叶修说的话,说的事——在网游里组一个草根战队一路打到冠军——听上去那么空,那么的不可能,但是……


魏琛动摇了。


因为他深爱着荣耀。


同时也深爱着叶修……操。魏琛嫌弃地抖掉了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抬手给叶修回了一句:


“靠!这主意听着带感!老夫干了!”


 


-


 


自从魏琛的死亡之手被叶修爆走了以后,魏琛那群损友就每天都在心惊胆战地,生怕魏琛突然就抱着门坎哭起来,哀叹自己多年的心血就这样被人爆走了。


谁知魏琛竟然淡定的很,虽然平时跟叶修说话的时候三句不离他的死亡之手,但是却也一点生气的念头都没有。


“你要去哪儿啊?”损友们看着魏琛收拾着行李,问道。


“找爆了我死亡之手的傻逼去!”魏琛将包的拉链拉好,答道。


“正面交锋啊!老魏帅!哥们就说你不能这么任死亡之手被抢啊!原来是要亲自上门去取!”有人道。


“哈哈哈,那是,老夫是什么人啊!不过,先跟你们说啊,我可能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回来了。”魏琛道。


“干啥去啊?”有人问。


“职业赛!”魏琛道,“老夫屌吧?”


“我日,你怎么突然跑去打职业赛啊??”有人问。


“妈的,被君莫笑说动了,就去了。”魏琛道。


“我靠!怎么君莫笑随便几句话就把你给骗走了啊?”有人吐槽。


“就是就是。”其余几人纷纷附和。


魏琛给这问题说的一愣。


是啊!怎么叶秋那混蛋几句话就把自己给骗过去了呢?


“……操!我也不知道!”魏琛骂道。


 


-


 


 


想魏琛初来乍到兴欣时,对叶修和两个大美女同住一屋震惊了一把,同时也有那么一点的小吃味,虽然嘴上没说,但心里还是一直惦记着这事的。


但当叶修带着他寥寥无几的衣物住进上林苑,睡到了魏琛旁边时,魏琛又有点不淡定了。


虽然他的年龄放在职业圈已经是高的不能再高的高龄,但实际上,他也不过三十出头罢了——正直壮年,血气方刚。


所以,和叶修住在一起这事……还真是让魏琛的老脸都小小的红了一把。


此刻叶修正在浴室洗澡。


水声哗啦啦地传进魏琛的耳朵。


明明是普通的流水声而已,却让魏琛浑身都不舒服,坐在床上不耐烦地抖着腿。


浴室的门是磨砂的,隐约能看见叶修的人影,但也只是隐约罢了,连轮廓都没有。


可是,魏琛的大脑里装的可就不只是人影了。


魏琛大脑里装的洗澡的叶修……


“靠!叶修你他妈的快点洗!水声吵的老夫都不能睡觉了!”魏琛骂道,甩头将脑袋里的画面甩走,钻进了被子里。


 


叶修慢条斯理地从浴室走出来时,头发还湿哒哒地滴着水。他也没在意,直接躺到了床上。


魏琛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了一条干毛巾,甩到了叶修床上。


“擦头发!”魏琛道。


“哟,老男人这么懂得体贴人啊?”叶修拿起毛巾,随随便便地搭在了自己脑袋上。


“靠!你他妈也没年轻到哪里去!”魏琛骂道。


“呵呵。”叶修笑,钻进了被窝,关掉了大灯,只留下了一盏昏暗的床头灯。


魏琛背对着叶修躺了一会儿,转过身来,看向叶修想搭几句话,却发现叶修已经闭着眼睛睡着了。


现在才十一点多,叶修这个夜猫子,这么早就睡过去了,真心是因为最近太累了。


兴欣慢慢开始走上正轨了,这其中少不了叶修的辛勤付出。


他几乎一手操办了所有,魏琛来了以后他才有时间稍微放松一下,否则就算再累,他也还是会挑灯在电脑前忙碌着,而不是昏昏沉沉地,沾枕即眠。


魏琛最近也很累。


因为他很认真在训练,虽然他的训练完成的很好,但是精力终究不如年轻人了。


……他真的很认真在训练。


魏琛突然不懂自己了。


他明明觉得,几乎不可能的。


一支草根战队,从网游打到职业赛……他是混过职业圈的人,他是玩了快十年的荣耀的人……这有多难,他何尝不知?


怎么来了还没多久,他就开始坚信这件事必行了呢?每天这样训练,训练,和训练。


兴欣其他人,难道就不知道这件事的不可行性吗……?


怎么都像一群不顾实际的热血小青年一样盲目向前冲,还冲的这么……心甘情愿,自信不已呢?魏琛觉得有些好笑。


都是因为眼前这个家伙啊。


明明他从来都不正经,明明他什么鼓舞士气的话都没说过。


但是有叶修在,总是能让人安心。


如果说沉默的枪王是少说多做,拿着荒火碎霜在战场上杀出一条血路以行动来统率的话,那么叶修就是,一边似乎是很不自量力狂妄自大地定下一个遥不可及的目标,然后再用行动来证明给所有人看,这件事,我做得到。


他说的话从不会是空谈。


他会尽一切努力做到,这就是叶修的荣耀。


周泽楷只做不说。


叶修则既说又做。


 


-


 


就在魏琛坚信了兴欣能轻松通过挑战赛,每天笑着坐等挑战赛开赛时,嘉世出局了。


这一事实像一盆凉水般,从头淋到脚。


兴欣都是新人,虽然知道嘉世是强敌,但是却都不如魏琛这样真切地感受到这件事的难度。


嘉世?嘉世是什么概念,那是豪门,就不说选手的水平差距,武器,装备……


魏琛很烦躁。


非常烦躁。


一场训练,他不知道出去抽了多少根烟。


“没事,老选手最擅长的就是自我调整。”接受到来自陈果担忧的目光,叶修说道。


 


但正就是因为魏琛是老选手,他才会如此烦躁。


因为他真的,真的,真的,太清楚嘉世和兴欣之间的差距了……他无法像训练室里坐着的小新人们一样,在听到艰巨的任务的时候,只是热血沸腾,加倍训练,干掉敌人,干掉敌人,干掉敌人。


差距,有时候不是努力就可以弥补的。就算可以弥补,时间也不足够。


“靠。”提前回了上林苑的魏琛,烦躁地将烟头撵灭在烟头上,正想趁着没人在偷偷地踹一下门以发泄心情,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叶修的声音。


“六旬爷爷破坏公物被抓现形啊。”叶修懒洋洋地声音带着一点嘲讽的语调传进了叶修耳朵里。


“靠!你哪只眼睛看到老夫要破坏公物了!我只是抖抖我拖鞋上的烟灰!”魏琛道。


“呵呵。”叶修笑,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包烟。


“靠,你什么时候开始抽什么好的烟了?”魏琛看着叶修手里的白三五,道。


“用来安抚老同志的。”叶修说到,抽出一根烟递给魏琛。


魏琛接过,轻车熟路的点上了。


“自我调整的怎么样?看你破坏公物的恶行,似乎不太好。”叶修也点上了一根,道。


“妈的,我好得很。”魏琛翻了个白眼,“就是需要一小点时间淡定一下。”


“你已经用了不短的时间了。”叶修吸了口烟,“我知道这很难,但我们还有时间。现在要做的就是努力提升,然后祈祷我们越晚碰到嘉世越好。”


“操,这道理老夫能不懂吗?不就是心里不舒服吗,妈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嘉世有多……而且现在还多了个肖时钦。”魏琛骂骂咧咧地说道。


“嘉世这些年,成绩这么差,为什么大家还是把嘉世当豪门?”叶修问道。


“三连冠啊!”魏琛答道。


“还有呢?”叶修继续道。


“苏沐橙和刘皓的实力都不差。”魏琛道。


“还有呢?我是说最重要的一点。”叶修继续问。


“妈的!因为还有你在嘉世啊,斗神一叶之秋,多少人给你虐大的……草,问这种问题,你这个臭不要脸的。”魏琛翻了个白眼。


“现在我在哪里?”叶修看着魏琛,问道。


“……”魏琛沉默了一会儿,吸了口烟。


“你在兴欣。”魏琛道。


“你在哪里?”叶修道。


“我也在兴欣。”魏琛道。


“你知道就好。”叶修笑道。


“妈的……反正老夫这下半生都赌你身上了!”魏琛狠狠吸了口烟,说到。


“下半生?”叶修也吸了口烟,说到。


“我只是在说我的职业选手生涯。”魏琛略有点心虚地道。


“如果你愿意把你的下半生赌在我身上,我会给你一个好的答复。”叶修道。


“哈?”魏琛一愣,想了想之后觉得是自己想多,便扯了扯嘴角,苦笑道:“你能给我什么好的答复啊,给老夫在兴欣一个好的职位?……唉,不扯这个,睡觉睡觉……”


叶修看着魏琛掐灭了烟爬上床,待在原地又抽了几口烟,待烟只剩一个烟头的时候丢进了电脑桌上的烟灰缸里,也钻进了被窝。


“晚安。”叶修道,关上了灯。


“……晚安。”魏琛道。


 


-


 


 


趁着训练室没人,魏琛偷偷摸摸地打开了电脑,注册了十几个小号,登上了荣耀的论坛,和叶黑们对骂了起来。


纵使帮叶修说话的人也不少,但这次嘉世这脏水泼的够好,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看了,铁定都是帮着嘉世骂叶修的。


而叶修却又一句话也不解释,淡定地继续着每天的训练,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只是外面的人就罢了,兴欣内部能不知道叶修和嘉世的恩怨吗?谁对谁错,还用说吗。


所以虽然大家没说,但是心里都是不舒服的。


说什么不去看这些东西,都是玩荣耀的,最近全荣耀都在讨论这件事……怎么会看不到。


每次看到,说实话,魏琛都气得不轻。


有点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嘉世打不好是因为内部闹矛盾了。


偏偏叶修这个白痴,又不解释……


这只能叫某些喷子骂的更欢,骂的更凶,骂的更过分。


过分到有一次,魏琛看到,莫凡都皱着眉开了个小号,在某个黑叶修的帖子底下回了个滚字。


就只有叶修这家伙还一如既往的淡定。


“你们这群小垃圾,喷垃圾话还想喷过老夫我?!黄少天可是我教出来的……”魏琛一边骂着,一边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打着字。


“你干嘛呢?”叶修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叼着烟走到他身后了。


开小号撕逼被发现了,魏琛也淡定,头也没回地答道:“我骂骂嘉世,报一下嘉世当年断了老夫冠军之路的仇。”


“当年断掉你冠军之路的人站在你身后。”叶修道。


“是啊。”魏琛笑,转头看向叶修。


“不只是站在我身后,”魏琛道,“还站在我这里了。”


“嘉世现在对我来说只是兴欣夺冠路上的一个比较大的路障而已,顶多也只是一个承载了一些与我有关的东西的路障。”叶修道。


“等干掉了嘉世!以后蓝雨也会是夺冠路上的一个路障罢了,哈哈哈!”魏琛道。


“是是是。”叶修笑道。


“你要不要来一起骂发泄一下心情啊?”魏琛玩笑道。


“不用了,我这人还是比较有良心和下限的。”叶修道。


“滚滚滚!”魏琛笑,关掉了论坛的网页。


 


-


 


拿到了轮回给的两千万的魏琛最近可谓是洪光焕发,抽的烟都高端起来了,还特别大气地每天给叶修买上几包。


叶修也不客气,接过高端烟就扔掉了自己的红双喜。


不过拿到钱装逼归装逼,魏琛本人还是没什么变化的,依旧是那个没下限的吊儿郎当地抽着烟和叶修互喷垃圾话的魏琛。


依旧会和叶修一起研究银武研究到半夜三更。


现在有了轮回那儿买来的材料,两人可用的东西多了,这两天都鼓捣装备编辑器到天蒙蒙亮才去睡一会儿。


不得不说,银武方面,完全是自己动手制作过一个死亡之手的魏琛老同志,的确是比叶修有经验多了。


“这边用白狼豪估计不行,换蓝白晶吧……”魏琛指着装备编辑上的千机伞说道。


“恩,不错。”叶修点头,在本子上歪七扭八地写上了蓝白晶三个字。


“然后我就也不知道了,毕竟老夫也不是专业的。”魏琛道。


“够了,比我自己来强多了。”叶修道,“虽然你年纪有点老了,但是还是比较有用的。”


“靠,什么叫做比较!老夫当年也是神一样的少年!”魏琛拍桌道。


“我三连冠。”叶修道。


“滚!”魏琛怒。


“呵呵。”叶修道,“不过……”


“啥?”魏琛掏了掏自己的耳朵。


“谢谢啊。”叶修道。


“你来了,还是很好的。”叶修继续道。


魏琛睁大了眼睛,一下子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


这……他妈的……有这句话,魏琛真的觉得自己就已经来值得了。


 


-


 


兴欣啪啪啪打了一堆人的脸,打败了嘉世,赢了挑战赛。


这可谓是一记强而有力的反击,和电竞之家“职业大神退役住狗窝”的头条相交辉映,看的魏琛好不乐呵。


他回到这个战场上了。


联盟最高龄……哈哈哈。魏琛想着,打开qq给以前的老伙伴无一不去了条炫耀的消息。


只要进了这个赛场,什么都有可能了,所以即使第一场兴欣以一个大鸭蛋输给了轮回,也还是影响不到魏琛愉悦的心情。


叶修出席记者会,丝毫没有传闻中的“叶秋大神会不会不懂怎么应付记者”一说,反倒是一堆记者不知如何应付这位大神了。


“说好的跟霸图老东西打呢?”叶修略带责备地看着采访他的记者。


记者惶恐啊,叶神这不是我能定的啊。


魏琛知道那记者,还算个老实人,现在给叶修这臭不要脸的各种调戏,看的魏琛都忍不住偷笑。


待记者会结束了,叶修伸了个懒腰,也不管记者的挽留就退场了。


魏琛看着叶修摇摇晃晃地从台上走下来,走到了自己身边。


“偷看我干嘛呢啊?”叶修对魏琛道。


“我靠,我是光明正大的看。”魏琛道,“你不也看我呢吗?不然怎么知道我在看你?”


“你那脸太猥琐,实在是忍不住往你那瞟几眼,感慨一下世界上怎么会有如此猥琐之人。”叶修道。


“彼此彼此。”魏琛道。


 


 


 


纵然魏琛很高兴自己可以重返联盟,但是他也不得不接受,以他的能力,在荣耀职业赛场上已经有点儿无法立足了。


他也不气恼,他早该在很多年前就离开这片赛场了,能有机会再次站回来,他已经很幸运了。


只是,还是会有点不甘的。


兴欣几个新人都慢慢越来越有经验了,何况现在兴欣也是有苏沐橙方锐叶修三个全明星级别,一个最佳新人候选人的阵营了。在挑战赛末期出场机会就已经减少的魏琛,现在更是没有什么机会上场了。


所以这场,打吴羽策的这场,他真的花了很多心思在上面。


或许别人不知道,但是叶修清楚。


一向吊儿郎当的魏琛熬了多少个夜,皱着眉对着比赛视频,写下了多少有关吴羽策的资料。


叶修看在眼里,但却什么都没说。


只在昨天晚上,粗短的时针指向十二点时,对魏琛道:


“今天早点休息吧。”


 


不负有心人,魏琛这场比赛赢了。


虽然赢的很吃力。


“我的确是老了。”他看着自己发酸的手,“但是那又如何呢?我赢了。”


“没错,我是老了,所以这就是我胜利的方式了。”他呢喃道,从座位上站了起来,走出了对战室。


他笑着站在对战室门口,贱兮兮地着对嘘他的虚空粉挥着手,其实是想隐藏自己指间有点儿止不住的颤抖。


深吸一口气,朝兴欣那儿走去,魏琛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鼓掌的叶修。


魏琛顿时鼻子一酸。


妈的,老子这辈子真的就他妈栽在这混蛋身上了!他想着,调整了一下情绪,走到叶修旁边坐下了。


“打的怎么样?”叶修笑着转头看他。


“轻而易举……妈的,我去个厕所。”魏琛道,起身走了。


“老魏真厉害啊。”陈果见魏琛走远,对叶修道。


“为了这场比赛,他付出了很多。”叶修看着魏琛逐渐消失在眼里的背影,道。


“虽然小吴也很努力,但是我不得不说,这场比赛的胜利,是老魏应得的。”叶修道。


 


魏琛在厕所用冷水洗了把脸,深吸了一口气后,对着镜子扯出了一个猥琐的笑容,才一脸嘚瑟地走出厕所,走回叶修旁边,特别大爷地坐下了。


“回来了?”叶修看向他。


“是啊。”魏琛道,方才放松了一下,反倒让自己的肌肉开始酸痛了,此刻他的手正轻轻地抖着。


魏琛正向藏起自己的手,却见叶修突然垂下手,握住了自己的手。


魏琛愣了。


“老同志,干的真不错。”叶修看着魏琛道。


“他妈的,废话,我是谁啊!”魏琛道。


“虽然我知道你可以自己调整,但是我还是想说。”叶修轻声道。


“你不在蓝雨了,你不是队长了,你不用再一个人扛起一个队伍了。”叶修道。


“你有我们。”叶修说着,指了指大屏幕上的方锐。


“你看,废物点心都能一边打比赛一边摸索新打法呢。”叶修继续道。


“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你所要做的,就是尽你所能就好。”叶修说着,握紧了魏琛的手。


“……操,这鬼地方到底为什么不让抽烟?这种气氛不来根烟我都不知道回答什么好了。”魏琛骂道,也握紧了叶修的手。


 


-


 


转型后的方锐虽然遭到了不少非议,但是实力是无可厚非的,唐柔也因为一挑三的实验越来越努力,越来越强了。


这下真的是没魏琛什么事了。


于是他就开始慢慢地把重心移到了网游上,打boss强材料,怎么卖命怎么来。


尽我所能。


网游也是荣耀。


这片战场,就叫荣耀啊!魏琛想着,叼着烟聚精会神地打着boss。


他身为一个老选手,目光总是狠辣的,兴欣几人的进步有多少他全都看在眼里,但在兴欣真的打进总决赛时,他还是忍不住唏嘘了一番。


“年轻真好啊……”魏琛躺在床上,对一旁整理着对手资料的叶修道。


“是啊,年轻真好。”叶修看完了手上的这页,将一摞的资料叠好,放到了床头柜上。


“会赢的。”叶修道,看向魏琛。


“我们。”叶修补充道。


魏琛看着叶修的眼睛,床头灯暖黄的灯光照在他的眼睛里。


倒影着自己有点儿沧桑的脸。


魏琛抿了抿唇,转身缩进了被窝,没有再说话。


天知道他刚才花了多少理智,才没有扑上去压住叶修狠狠吻住他。


 


-


 


兴欣真的赢了。


总冠军。


魏琛的第一个总冠军。


魏琛真的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


虽然他好像后来几乎都没有再上场了,但魏琛不是那种矫情的人,没有他前期的付出和帮助,兴欣也未必能走到这步,他的确是个功臣。


他有资格享受着冠军光环的照耀。


每个人都有资格。


不论是陈果,还是罗辑,还是伍晨,或者关榕飞……很多很多人。


一个队伍能夺冠,少不掉任何一个人的付出。


他真的觉得很幸福。


这种……圆梦的感觉。


总冠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荣耀的总冠军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魏琛现在做梦都能笑出来了。


不过,一个梦圆了,另一个……


魏琛苦笑了一下。


不过没事,和叶修也一起打了一个赛季,然后一起退役,也是很好的,算是一种幸福了吧。


这么想着的魏琛,在看着叶修以领队身份带着中国队拿了个总冠军回来后,真的没忍住爆了粗口。


妈的,说好的退役呢?魏琛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不过,他也不禁感慨,叶修的确是厉害,都这个年纪了,瞧有几次那谁谁手不舒服让叶修代替上场,外国人从一开始的“哦中国队竟然让行外人来打太可笑了”到“裁判我强烈要求不能让中国队队员再有手伤请假让领队上场这种事发生了”的心态转变,就能知道叶修这家伙的能力有多强了。


唉,真好。魏琛感慨着。


不过也就是感慨感慨了,他自己也是个幸运儿,在万众荣耀玩家中脱颖而出,而且还有一个总冠军在手。


只是叶修更幸运罢了,而且他的努力对得起老天爷给他的天赋。


叶修爱荣耀,天地可鉴。


想这么多做什么呢?魏琛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了。


人老了,大概就会开始胡思乱想吧……魏琛想到,看着荣耀论坛首页的几个大字。


 


荣耀第一届世界联赛:中国队,冠军!


 


“中国队,冠军!”魏琛念到。


 


-


 


魏琛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叶修带着一个世界冠军满载而归后,找的第一个人是自己。


“哟,老魏,哥牛逼吗?”叶修笑道。


“滚滚滚。”魏琛嫌弃他。


“你现在什么打算啊?”叶修没头没尾地问道。


“什么玩意儿啊?”魏琛没懂。


“要做什么。”叶修道。


“不知道啊!拿着我的2000万财产搞个投资,然后玩荣耀啊,还能做什么?”魏琛道。


“你今年32了。”叶修道。


“我知道,不用你说!”魏琛道,“我家里人是开始催我结婚了。”


“那不还赶紧去找个姑娘?”叶修道。


“姑娘看不上我啊!你要知道,在很多小姑娘眼里,打游戏还是不好的。何况我这种大叔是吧?老夫打算投资点什么东西,等事业有成了再说,现在还不想找。”魏琛道。


其实魏琛的粉丝也是很多的,他这样说,只不过是给自己不找女人的真实原因找个理由而已。


“我家里人也催我结婚。”叶修道。


“哦……你的脸和你的荣耀技术外加你的家境,倒是挺好找对象的。”魏琛有些苦涩地说到。


“我也不想找。”叶修道。


“嗯……”魏琛点头。


“所以,不如我俩凑活着过?”叶修问到。


“……”魏琛正要给自己点烟的手愣在了半空中,道:“你开什么玩笑呢?”


“我们在一起能做什么?天天对骂抢BOSS?”魏琛又道。


“这样不好吗?”叶修笑,帮魏琛点上了烟。


“你是认真的吗?”魏琛深吸一口烟,问道。


“哥可是早就跟你说过了的。”叶修道,“如果你愿意把下半生赌在我身上,我会给你一个好的答复的。”


魏琛沉默了,狠狠地吸了几口烟,接着将还有一大半的烟碾在了一旁的烟灰缸里。


叶修正想说什么,就被魏琛扑倒在了床上。


“叶修你大爷的……靠,我日……我真他妈不知道说什么好了……”魏琛在叶修耳边骂道。


“那就不说了。”叶修道,任魏琛这么压着他,紧紧地抱着自己。


于是魏琛就真的不说话了,就这么静静地抱着叶修。


他此生最美好的两个梦。


曾经他以为遥不可及的两个梦。


都实现了。


“操!老夫真是栽你身上了!起不来了!”沉默半晌,魏琛骂道。


“那就别起来了呗。”叶修笑道。


 


Fin.

评论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