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里的大青虫

【all叶】情诗

荆棘城堡:

  胃痛不想写长的。写个段子放松一下。天雷OOC写着玩。




  “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兴欣的一群人围在叶修的房间玩得欢。


  而这一次,不幸中枪的却是一向幸运A+的叶修。


  难得。


  但看看那几个人的眼神就知道,落井下石的时刻又到了,叶修当即抛开真心话这个会向着极为糟糕的地步发展的选项,漫不经心地回答:“大冒险呗!”能对着王杰希喊大眼调侃喻文州手残的人,反正没脸没皮,怕什么大冒险啊!


  “让他去给人表白!”


  “不对,从窗口对着外面喊自己是个无耻之徒!”


  “你们都弱爆了让老夫来!让叶修对特定的人读诗吧!”


  “老魏这个也太容易了吧?”


  “指定的诗,看这个!”


  “……我去,够狠!”


  于是叶修就敲开了周泽楷房间的大门。


  缄默的后辈看见他的时候,脸上神情没有什么变化,却莫名给人询问的感觉。


  而叶修只是默默地拿起手里的书,对着他开始念:


  “……请在我的发上留下一吻/我就不用戴虚荣的桂冠/请在我的手上留下一吻/我就不用戴灿烂的指环……”声音无比平直,没有半点的波动,但就是这样,绯红的颜色却从耳根开始一点一点蔓延了轮回队长那张俊脸,眼见着就要冒出热气了。


  “请在我眼上轻轻地一吻/吻干我眼中寂寞的清泪/请在我胸上轻轻地一吻/吻消我胸中的不平的块垒……”叶修头也没抬,就这么直接念了下去,然后在还想继续的时候,却突然被后辈展开手臂揽入怀里。


  然后,就像那首诗说的一样,在额发上轻轻一吻。


  楼道拐角处目睹了全过程的兴欣众人目瞪口呆。


  “我去!老叶这么受欢迎?”


  “这是要拐骗周泽楷的前奏吗?”


  “老大果然厉害!”




  “一定是老叶最近人品没有攒够,说吧,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呵,你以为哥会顺着你的意思选真心话吗?大冒险!”


  “那就去对着喻文州读这首诗吧。”


  于是叶修拿着那本诗集站到了喻文州的门前,敲门之后面对着微笑着注视他的喻文州,脸不变色心不跳地拿起诗集,开始读:


  “那一年青春年少的你牵起我的手/在早晨的阳光下慢慢的走……”


  听到“慢慢”这个词的时候,喻文州轻微眯了眯眼。


  “我把一生的浪漫都给了你/你把一生的激情让我拥有/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我们也一天一天的接近白头……”


  “叶神打算和我白头吗?”他打断了叶修的朗诵,也不顾叶修不过是头也没抬地毫无感情地在读诗,笑得十分轻柔,“我很乐意啊。”


  抬起头来看了喻文州一眼,叶修扯了扯嘴角,发出一声:“呵。”




  “连续第三次了。叶修你是不是没洗手?”


  “来来来真心话还是大冒险?”


  “哥还不信了!大冒险!”


  “去找王杰希读这首诗吧。”


  于是王杰希站在房门口,看着叶修敲门之后看也不看他一眼径自翻开手上的书,不带任何语气和感情地开始念:


  “什么是爱?爱就是笼罩在晨雾中一颗星。没有你,天堂也变成地狱……”


  “这句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打断叶修的诵读,王杰希十分诚恳认真,“所以,叶神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再见。”合上书,叶修转身就走。




  “我去今天是怎么回事这是第四次了!”


  “一定是上天听到了我们的祈祷所以来惩罚叶不修了。”


  “都给哥闭嘴,大冒险,说吧那首诗?”


  “这首,去给韩文清念吧。”


  黑着脸的霸图队长看着死对头一副要死了的样子在自己面前翻开一本书,然后对着上面的字开始念一首诗。


  刻意作怪的腔调。


  “你若是那含泪的射手/我就是 那一只/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只等那羽箭破空而来/射入我早已破裂的胸怀……”


  叶修今天是受了什么刺激了?


  “你若是这世间唯一/唯一能伤我的射手……”


  不管了。


  “决心不再躲闪的白鸟?”韩文清蔑着叶修,“不躲?”


  “……老韩呐,只不过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而已。”


  “你说了不躲。”话音未落,兴欣队长就被霸图队长一把拉近了房间,然后那房间门立刻被关上,依稀还听得到里面的一丁点声音。


  “喂喂我说了是游戏!”


  “老韩你干什么!”




  然后?


  “……我们换个游戏玩吧,老叶今天晚上看样子是回不来了。”




——————


  诗歌依次是,余光中《祈祷》,陈帆《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海涅《什么是爱》,席慕蓉《白鸟之死》

评论

热度(4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