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里的大青虫

【all叶】霸道翻译与他的小情人

二十四桥明月夜:

初叁那棵树:



★世邀赛背景
★作者不吃药系列
★双吴叶/隐all叶
★手动@陌邪_懒癌晚期
★手机客户端不能艾特致歉x


▪1.


       剪裁精良的西装妥帖地契合着挺拔的身躯,一张眉眼俊朗的面容带着涓涓春水淌过的缱绻温柔,眼如点漆之墨,他微微俯下身,声音如大提琴般低沉优雅:“小队长,十年之约,我不负你。今日,终于得偿所愿。”


       “那啥,雪峰啊…”


       “工作翻译就工作翻译吧,为什么你要说得像求婚一样?”


▪2.


       从门帘里略微漏过几丝旖旎的水雾。


       如墨乌发梢尾染水,眉眼带着精雕细琢般的俊俏风流,偏偏这人神色冷清,一双黑眸透彻如朗星,洁白的衬衫被水浸湿稍许,黏在身上越发显得他清隽高挑,若隐若现的紧致肌肉带有一种禁欲的诱惑。


       “小妖精,还满意你所看到的吗?”


       “吴羽策副队,”叶修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不记得生活翻译的职责里有陪同洗澡这一条。”


▪3.


       “即便是你要这天下,我也替你取来。”对着熙熙攘攘的高楼大厦微扬唇角,腕上黑宝石表盘的手表透着一股矜贵的气息,面容温雅谦和的男子气质绝佳,容颜俊美如玉,就连眸光也透着一种深情的意味:“更何况这区区一栋楼里的东西。”


       “雪峰。”叶修抽抽嘴角,内心崩溃。


       “我只是想买碗泡面而已啊。”


▪4.


       “你…别走。”清冷面容的男子像缀满繁星的眸底带着极深的痛楚,手指微微颤抖:“我,难道没有他好吗?为什么要离开我…”


       “我只是去上个厕所。”叶修回过头看了眼失落地蜷在包房角落里的吴羽策,觉得这人的画风已经崩坏到无法直视了。


       “也是。”有些落寞地将头低下,自饮自斟着,琥珀色的酒液在KTV昏暗的灯光下流转着晶莹的光芒,他似乎有些颓然:“我醉了…”


       “恕我直言。”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吴羽策:“你喝的是兑了雪碧的酒精含量为3%的梅子汁。”


▪5.


       “你们是谁?凭什么阻止他接受我的爱意?”五官深邃俊美的美国队队长十分愤怒地看着截了自己玫瑰的两个英俊男人,深情望着叶修的样子活像旧时代被包办婚姻所害的苦命鸳鸯。


       “先生,你这只是散发着求偶臭气的一棵蔷薇科植物罢了,并不是爱意。”吴羽策皱着眉,冰冷着一张俊脸,看上去非常不爽:“我们是这个男人的翻译。贴身翻译。”那个“贴身”被咬得死紧。


       “请你不要觊觎我的人。”吴雪峰的态度稍稍礼貌一点,但下一秒的话语就让人想要打死他了:“这个男人,从身到心,都是我的囊中物。”


       “他已经怀了我的孩子。”吴羽策继续一本正经地张口胡来。


       美国队长:???


       被美式花腔英语绕得脑袋疼的叶修完全听不懂眼前这几人炮仗一般地说着什么。


       只是觉得背后一凉。


▪6.


       “叶修,帮我生个孩子。”


       看着面前逼近的两个人,叶修面容惊恐。


       等、等等!


       “生孩子这种事情是不可能的…”他最终只好谆谆教导:“你们原来精神不正常也就算了,现在怎么越来越严重了?”


       “不。你不愿意给我生孩子——”


       “我也要你彻底属于我!”


       不!


       等一下!


▪7.


       “别冲动!”一下从梦中惊醒,才发现背后已经是一身冷汗。窗外的异国风情与往日所见不同,原来这是在苏黎世去酒店的路上。


       叶修松了口气——


       “诶老叶你怎么了?”黄少天见他醒了,难得没有喋喋不休,有些担心地凑前看着叶修:“从下飞机起就很疲惫的样子,睡着了也很不安稳。”


       “嗯?前辈是做噩梦了吗?”喻文州也转身问道。


       叶修的笑容一下僵在了唇角,忽然觉得这是梦境一点都不让人感到高兴反而是细思恐极。


       为什么我会做这种丧失的梦啊?!


       为什么这两个人的设定已经崩成这样了啊?!


       绝对不能说出去!


       叶修强撑着挤出一个笑容:“哈、哈哈,没什么事啊,就是不小心梦到少天在我耳边念了一天。”


       但是大家却都没有笑,连黄少天也只是严肃地看着叶修苍白的脸色。


       “领队这段时间确实很辛苦啊。”李轩随口接道:“不过没关系,我们马上就到酒店了,领队好好休息整理一下,这回电竞局专门给你派了翻译过来。”


       “啊。”心不在焉地闭上眼,刚刚那句话的重点被叶修无意识忽略了:“我就是有点累,没事啊。”


       意识有点昏昏沉沉,连身边队员的话也再听不清晰。


       “诶,这次还派了翻译来?”


       “啊,据说还是两个熟人翻译。”


       “生活翻译和工作翻译吧。”


       “熟人的话…是谁啊?”


       “不知道啊。”


       “…嘘,你们小声一点,老叶又睡了。”


       话这么说着,逼仄的空间又是安静下来。叶修十分安稳的一觉醒来后,颇觉神清气爽,下车的时候甚至又开始笑着调侃张佳乐了。


       然而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


▪8.


       “小队长。”


       “叶修。”


       站在酒店门口安静等待的两个人几乎同时抬脸。


       叶修…


       叶修想,不是说梦与现实是相反的吗。


----------------------题外话---------------------


这种摸鱼我都看不下去了(。


我在写什么哦。


我在写作业啊。


快来本霸道总裁文治愈一下我已经脑死亡的身体。


感觉自己已经被掏空。


评论

热度(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