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子里的大青虫

【all叶】捣蛋鬼01

二十四桥明月夜:

病客:



*人物性格加上精神病态设定


 


*定位非悬疑非刑侦非黑暗


 


*请更多地将它当作笔者开的一个玩笑


 


*精神病态≠精神变态


 


——————————————————————————


 


他被三个人绑上了车。


 


这是个僻静的角落。


 


不远处只有一盏昏黄的路灯幽幽地吸引飞虫。灯丝闪了几下,最后一盏路灯也熄灭了。


 


随着飞虫一起离去的,还有一辆飞驰而过的面包车。


 


他的感官淹没在黑暗中,然后,他再无知觉。


 


……


 


叶修独自走在隧道般漆黑的道路上。


 


这条通往他住的公寓的路路灯早灭了,也没见人来修,本来以前还剩了两盏,有一次他和自己的邻居黄少天俩人吃完烤串回来的时候顺口喊了句:“喜欢我的请留灯!”


 


“啪!”的一声,又灭了一盏。


 


只剩一盏尽头的路灯,不过经常一闪一闪的,估计离灭灯也不远了。


 


路一边种着高大的梧桐,另一边是没人住的空房子。那些是红砖房,破破烂烂的也不知道被丢弃了多久。梧桐树后面是一间废弃的大工厂,裂开的窗户和生锈的机械看上去颇为阴森。如果是白天,这里或许还能成为摄影家们青睐的地点,但是到了晚上,没人会喜欢走过这里。


 


叶修打着呵欠,慢悠悠地走着。


 


虽然他住的小区是新建的,装修也不错,可这一段路也实在是太糟心了,但说回来了,如果不是因为这附近都是遗弃的住所,这个新小区的房价也不会低了一截。


 


生活所迫啊。


 


叶修感叹了一句。


 


一辆车冲他开过来。


 


车灯闪得他眼睛一疼。


 


然后它就像是幽灵一般毫不留恋地一闪而过。


 


叶修回头看了眼车尾灯。


 


幸好这一路车还不少,不然还挺害怕的。


 


等走到了路的尽头,叶修发现这最后一盏灯也灭掉了。好吧它还是很坚强的,他默默为这盏坚强的灯默哀了三秒。再往前走一小段就是小区的值班室,小区里的路灯和公寓房间里的灯光让人安心不少。


 


叶修加快了脚步,却感觉自己踩到了什么东西。


 


他挪开脚,拿出手机照亮一看。


 


是一个U盘。


 


他挑了挑眉。


 


捡起U盘看了看,上面沾了点灰,不过还挺新的。叶修拿着手机往四周看了看,旁边的空房子上的砖块有不少缺口,叶修随便找了个缺口把U盘放了进去。


 


我什么都不知道。


 


叶修拍拍手,然后大步向小区走去。


 


叶修不喜欢坐电梯,数着绿色的安全出口一路走上了7楼,在明亮的楼道内走到自家家门口,房门正对面的是他的邻居黄少天,他看了眼紧闭的门上的猫眼,轻笑了一声,用钥匙打开家门,然后挺大声地关上。


 


房间不大,几十平送了个阳台,叶修把家里打扫了一遍,脱掉汗津津的衣服洗了个澡,擦着头发站在阳台上望着不远处绚烂的霓虹灯。


 


和他走过的那条路截然不同的都市繁华。


 


叶修开始考虑要不要养一条狗。


 


……


 


宠物狗他并不喜欢,但是比较凶猛的狗驯服起来又太麻烦了。


 


就跟眼前这位一样。


 


叶修再一次,被请进了局子里。


 


面前一脸严肃的警官也算是他的老相识了。


 


现在他正皱着眉翻着摄像记录。


 


“老韩。”


 


韩文清抬眸看了他一眼,叶修知道这是让他说下去的意思,于是他闲闲地开口。


 


“能不能介绍只长得跟你差不多的狗给我啊?”


 


韩文清低下头不理他。


 


看吧,太麻烦了。


 


叶修在心里叹口气。


 


就在他无聊地前后晃椅子的时候,韩文清终于从那堆资料里抬起头。


 


“叶修,昨晚十点左右,你家楼下附近有人失踪了。”


 


“哦。”叶修兴致缺缺地开口。


 


“成年男性,三十岁左右,报案的是他的房东,今天早上去找他的时候发现人不见了,家里有被翻找的痕迹,九点在你家那边的公交车终点站还看见了他的身影,从车站到你家小区的值班室那里再没有摄像头,九点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


 


“我们小区有后门的,你懂的,小路子。”


 


韩文清一顿,继续说:“所以,叶修,我记得你加班下班到小区差不多也就是十点左右,那个时候。”


 


“你跟踪我啊。”叶修微微睁大了眼。


 


韩文清忍住揍他的想法:“你回家的时候,有没有看到有可疑的,或是不熟悉的人或是车经过?”


 


“有辆面包车。”叶修回答得很快,“车牌没注意,按你这么说要运人的话面包车挺可疑的。”


 


“……是吗……”韩文清支着下巴思考了会儿。


 


“还有没有其它的?”他盯着他的眼睛。


 


“没了。”叶修揉了揉肩,“年轻人被仇家盯上,或是有人看他一个人想着谋财害命把他绑了勒索钱财,这不是很正常吗?诶诶,我肩膀还疼着呢你大早上地把我拎过来,能不能走了啊韩警官?”


 


出去的时候正好撞见整理资料过来的张新杰,也算是他的熟人了。


 


“唷,小张,忙什么呢?”


 


“把你叫来的那个案子。吃早餐了吗?”张新杰递过去一个煎饼果子,叶修也不跟他客气,乐呵呵地接过。


 


“那行,你们忙,我先回去补个觉。”


 


张新杰看着他走出警局,推开房间门走了进去,韩文清拿着手中的录音笔,闭眼听着叶修刚刚那段话。


 


“韩队,叶修他说了什么吗?”


 


“你自己听。”韩文清把录音笔重放了一遍。


 


张新杰不出声仔细听完。


 


“……韩队觉得呢。”


 


“叶修这个人……”韩文清敲了敲录音笔,“不可不信,不可全信。”


 


“呵,我也这么认为。”


 


……


 


回家后叶修跟编辑部那边打了通电话,倒在床上闷头就睡。


 


一睡就睡到了中午被饿醒,而且还是闻到了食物的香味才醒过来的。


 


“老叶~”


 


一只白色的塑料餐盒在他鼻子上方晃啊晃。


 


“干嘛……别吵我睡觉少天。”叶修艰难地爬起来,伸着懒腰打呵欠。


 


“喂,这都大中午了我好心给你送饭来你还嫌弃?有没有点人性啊人性呢?”


 


“哦……”叶修慢吞吞地脱睡衣,“你先说说你怎么进我家的。”


 


“你家门没锁。”黄少天回答得相当坦然,“我一看你家门居然没反锁,不行不行万一有人趁你睡着入室盗窃怎么办?我跟你说到时候你反抗都反抗不了!亏得我好心,还下厨给你炒了饭,一看你家碗都没几个,这不用塑料盒给你装着,等会儿你也好扔。”


 


“哦……锅洗了没?”


 


“我靠你还真是没人性!好心给你做饭锅还得我洗!”


 


“呵呵,”叶修含着牙刷笑了下,“还真没有。”


 


黄少天送了个中指给他。


 


等叶修洗漱完慢慢嚼着黄少天炒的饭的时候,黄少天坐在一边翻着他的稿子看,翻着翻着,他问了句。


 


“今天你又要去你养父那儿?”


 


“什么养父,人家跟我差不多年纪,只是当时他家里收留我了好不好。”


 


“姓什么来着?喻是不是啊?”


 


“嗯。”叶修含含糊糊应了声。


 


“我记得你说过是个总裁还是什么来着,诶,你怎么不想着去投靠他啊?总比住这破烂地儿好多了吧?”


 


“……破烂吗?”叶修咽下最后一口饭,擦擦嘴,“这地方可好玩儿多了。”


 


黄少天微愣,然后继续翻他稿子看:“我也觉得。”


 


……


 


“对了你炒饭蛋壳又没去干净。”


 


“有的给你做就不错了嫌弃什么。”


 


……


 


下公交车那一刻,叶修的内心是拒绝的。


 


他这两天感觉什么事都撞上了,这会儿还要跑这么远来喻文州这里,觉得自己都要废了。


 


喻文州提出过让司机开车接送他,他拒绝了。


 


万恶的资本主义给不了他安全感,他当时这么说。


 


喻文州听了笑笑也就作罢。


 


他家住在这个别墅小区里面,这会儿喻文州已经在门口等他。


 


“今天怎么来晚了?”喻文州递给叶修一张纸巾让他擦一下额头的汗。


 


“写稿子。”叶修不咸不淡地回他。


 


“是吗?还在那个编辑部工作?”


 


“嗯。”


 


两人一路聊着回到了喻文州家里,刚进门叶修就闻到了炖牛肉的香味。


 


“今天我做饭不介意吧。”


 


“要我帮忙吗?”叶修举起双手,喻文州一瓶果汁放在他手里:“倒果汁拿碗筷就交给你了。”


 


晚饭是普通的家常菜,油烟的味道倒是驱散了几分大房子里的冰冷,喻文州打开电视,一边和叶修聊着今晚的足球赛一边解决晚餐。


 


“对了,你那边我听说出了点事。”喻文州夹起一片牛肉放在叶修碗里。


 


“这么远,怎么听到的?”叶修礼尚往来也给他夹了一片。


 


“呵呵,你知道我还是很关注你的。”


 


“没什么,有个男人失踪了。”


 


“哦……没事吧?”


 


“没事,就是被喊去问了点话。”


 


“是吗?没事就好,自己多注意。”


 


“你自己才是多小心吧。”


 


吃完饭又歇了会儿叶修就准备走人了,喻文州留他住一晚,叶修摆摆手拒绝了。


 


“那好吧,路上小心。”喻文州送他到门口,手搭上他的肩,凑近他的耳畔,“一定要,多加小心。”


 


“知道了知道了。”叶修偏头躲开他的低语,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喻文州注视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彻底消失在黑暗中,才关上家门。


 


……


 


坐上公交车时,叶修打了个长长的呵欠。


 


果然,来喻文州这里最累人了。


 


心思多的人哦……


 


……


 


女人惊慌地躲到窗边,慌张地往外看,看见一个身形略有单薄的男人,她惊喜地就想拍窗呼救,然而下一秒就被死死地捂住了嘴。


 


“唔唔唔唔……!!”女人挣扎不出男人的束缚,眼睁睁地看着楼下那个男人离这栋楼越来越近。


 


她身后的男子紧紧盯着男人略显疲惫的身躯,目光幽暗且冷静。


 


明明只有几分钟,时间却像拉长了两倍不止。


 


他犹如黑暗中暴露獠牙的野兽一般,呼吸都融进空气里,凝视着男人,直到他走进了这栋大楼。


 


女人绝望地流下泪水。


 


……


 


“叮咚!”


 


“诶!来了!谁啊?”


 


“我,叶修。”


 


“唉哟,老叶!你怎么会这么晚想着来我这里?啧啧啧稀奇啊,”黄少天嘴里叼着一把刀柄,快速地擦干净掌心的唇印,擦干净就把刀插到了桌上的苹果上,“等一下我刚洗了澡!”


 


“两大男人你还害羞了。”门外的人嗤笑了一声。


 


“你以为我脸皮跟你一样厚啊?”一脚将高跟鞋踢进了沙发底下,随手拿起一瓶喷水瓶往自己头上来点,再往空气中喷了两下,最后一点香水味也被带走了。


 


打开门,叶修看着黄少天有些凌乱的睡衣和还湿着的头发,拎起手中提着的塑料盒和饮料。


 


“烧烤,给你带的。”


 


“对我这么好?”


 


“吃完你收拾。”


 


“喂!”


 


叶修换上拖鞋走进房间,黄少天跟着他走进厨房,挨着水池走,在叶修找杯子的时候手放在背后悄悄一压叉子,遗留在水池边的口红弹到了他手中,随即塞进了腰后。


 


叶修回过头,黄少天无辜地看着他。


 


“喻总裁短你饭吃了?”


 


“有钱人,吃饭有压力。”叶修抬了抬下巴,“杯子,你挡着了。”


 


“哦,”黄少天转身拿出杯子,“你买的哪家烧烤?”


 


“上次我们去你说好吃的那家。”


 


“那还行。”


 


两个大男人三下五除二解决完宵夜,叶修看着黄少天收拾完竹签,正准备走人,却不想黄少天拽住了他。


 


“老叶,你猜我在这下面捡到了什么东西?”


 


“什么?五块钱人民币?”


 


“嘿嘿,这个,”黄少天拿出一个U盘,“不知道是被谁藏起来的。”


 


TBC




——————————————————————————




毕竟有生之年,更就粗长点多给点信息量。




三更达成,该狗带了,起来再找BUG




补充:少天并没有伤害那个女人,只是玩心大,被勾搭带回来后吓唬她。


评论

热度(97)